数字化视域下的博物馆展示模式再设计

2022-08-27 11:53:32

随着互联网平台及计算机技术的不断深化与发展,各种类型的数字技术不断被研发和运用,如虚拟现实技术(Virtual Reality)、数字图像处理(Digital Image Processing)、计算机图形学(Computer Graphics)、多媒体技术(Multimedia)、传感器技术(Sensor Technology)、数字交互平台(Interactive Digital Board)等。目前,数字技术正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被普遍地应用于日常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博物馆行业就是数字化应用的一个典型案例。尤其在全面建成小康的今天,社会经济进一步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充分满足,精神富足也成为了许多人的理想追求。“博物馆热”不断升温,当代博物馆不再是专门用于放置和展示收藏品、艺术品的场所,更作为一种特殊手段,承担着普及、传播、深化文化的核心作用,在这样的背景加持下博物馆越发成为公众文化休闲的首选方式。[1] 与传统博物馆相比,现代数字博物馆更加注重观众的个性化需求及感受,这显然打破了传统博物馆的束缚,将本着精英主义色彩的博物馆逐渐从以藏品为中心转变为以观众为中心的模式,以便更好地呼应数字时代人类行为学理论及个性化观赏模式的需求。[2] 在技术迭代及新冠疫情的多重作用下,数字化成为各大博物馆运营中不可或缺的战略方针。自20世纪90年以来,包含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Art)、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法国卢浮宫(Louvre)在内的多家欧美博物馆就已经开始着手实施数字化图像存储等项目。在数字化革命加速的进程中,博物馆各项工作都朝着数字化方向过度,逐渐形成数字化跨学科跨领域的完整生态系统,我国以故宫博物院、河南省博物院、上海市博物馆等博物馆为代表率先开展我国的藏品数字化系列工作。目前看来已经有了不俗的成果。根据博物馆数字化工具的使用评估数据显示[3] 全球范围内46%左右的博物馆通过全面数字化的方式,实现了线上线下观众访问量的双增长。在此基础上,文章尝试讨论传统博物馆与数字博物馆的差异并提出关于数字博物馆整体展示设计的新模式。

 

一、传统博物馆的展示设计模式

博物馆在其演进历史中,始终承担着管理文物、保护文物、展示文物、传播文化、筹划部分教育娱乐活动等多种职能。[4] 但传统博物馆在整体展示设计中普遍存在一些问题。首先,展览空间有限且展示方式单一,传统博物馆主要将藏品以一定距离、规整的罗列在大型壁龛展柜、墙柜及独立展柜中,便于观众进入展厅后按照场馆事先规划好的路线进行顺序浏览。以国家美术馆为例,其以这种方式规划了一个藏宝阁及21个展厅进行藏品展示[5],这样的展示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展示设计单调缺乏灵活性[6],使得许多藏品难以多角度地展示在观众面前。另外,有限的空间无法展示所有藏品,使得许多精妙绝伦的展品无法与观众见面,以故宫博物院为例,据2020年数据显示其主要收藏品总数达180万件左右,而常设展的展品不达总数的1%[7]其次,观众与藏品之间的交互性较弱,尤其在人员密集的展馆和人流量大的时间段,整体的观展压力不言而喻,无法周全顾及观众的观展体验及个性化需求。再次,即使这些文物有充足的时间空间被展示给观众,相对简短的文本介绍也无法淋漓地体现藏品背后的故事及其丰富多元的价值。这样被动且单向的展示模式以及信息传递方式,正在被观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个体所排斥。[8]

 

二、基于数字技术的数字博物馆智能展示设备设计方案

数字博物馆在具有传统博物馆的一般功能外,还能够打破传统展示模式的局限,实现传统展示模式向数字展示模式的转变,为观众提供更极致的观赏体验,针对上述传统博物馆实物展示空间设计的不足,在传统博物馆基础上引入数字技术,实现两种展示方式的结合,两个主要元素为:虚拟信息数字设备和实体信息数字设备。[9] 该模式通过运用多重感官拓宽媒介传播渠道、改变叙事方式和内容等,本文提出数字化的展示设计模式,该模式能够较为清晰、系统地呈现藏品信息,更加重视“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理念。

1.虚拟信息数字设备

数字博物馆展示设计模式的虚拟信息数字设备可分为三个部分,即客户端、内容管理服务器和数据库。其中,客户端是主要服务于使用设备的人即观众个体,根据2020年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10],截至20203月,中国手机网民达8.97亿,中国境内活跃的手机上网用户超12.47亿;境内活跃的智能手机达23.3亿部,较2015年增长106%。其中,在智能手机客户端拥有用户量最大的网络社交平台是微信,为10.03亿,微博则作为青年人(90后及00后占总数的80%)的阵地,月活用户近5.11亿。很显然,我们早已步入智能手机社交时代,新兴媒体的蓬勃发展和年轻化用户的浏览方式很大程度地改变了传统的文化传播方式。因此博物馆展示模式也需要迅速转型,通过数字设备将客户端、互联网与服务器相连,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使用偏好进行个性化的查询、编辑和浏览。

内容管理服务器的内容包括脚本、多媒体页面、目录等,用户需要操作的各种功能都可以在其中以便捷的形式找到,大大提升了使用效率。而数据库主要承担了存储各种数据和文件的任务,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数据共享,统一数据管理,保持数据独立性,实现数据转化,恢复故障等功能,还可以记录用户的浏览轨迹,并根据用户的喜好为用户推送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内容,辅助观众与博物馆之间建立更为有效的沟通,实现互动性质的飞跃。[11]

2.实体信息数字化设备

目前,在数字博物馆中,实体信息的数字设备显示方式主要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和激光全息成像技术来实现的。其中,虚拟现实技术可以以多样化的形式进行展示,如沉浸类型、分布类型、动画、图片等形式,在虚拟空间中仿佛置身真正的博物馆,各大博物馆的藏品细节足不出户便一览无余。

 

三、数字博物馆智能展示设备设计方案的特点

1.展示设计的互动性

博物馆的互动性,指的观众与博物馆及其展品沟通交流的体验,是一个广泛的社会性概念,同时也是博物馆重要社会职能的体现。传统博物馆在空间、时间、人力、财力的压力下无法全面展示藏品并提供个性化服务,扩大博物馆空间并不单指在物理空间上建设更大的场馆,而是充分利用数字信息技术在虚拟展示空间的基础上进行延展,数字技术中的虚拟现实技术可以构建一个基于互联网平台的虚拟展览空间,让观众可以整体地浏览各种数字展品。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高的经济效益,弥补传统展示方式的局限性。以国家数字博物馆为例,该馆是我国目前规模相对较大、整体建设和维护最完备的数字博物馆之一,该网站集结了若干个数字博物馆,通过该网站可以进入如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厅、中国美术馆数字展厅、中国地质博物馆等20余个虚拟展厅以最简单的页面操作来实现对不同展馆、展厅、藏品的浏览和切换。利用数字技术拓展博物馆空间的同时,一些受限于空间而无法完整展现的展品,如书画展里的长卷类展品,借助数字化技术不仅得以为人们一窥全貌,甚至提供机会让观众以一种历史上文人雅士的姿态徐徐展开欣赏并充分展现文物细节还原长卷本来的观赏模式。除此之外,在博物馆的数字展览空间中,当观众接近某个展品时,基于数字技术的智能定位系统能够识别展品[12],能够为观众展示展品的详细数据信息,同时,基于数字技术的智能系统还可以通过观众多次观展的偏好,为观众独家制定参观路线,例如在英国国家画廊的数字化工作中,有一项就是建立在定位系统上的,博物馆的导览器中又设置有几条主流观赏路线:例如宗教主题、动植物主题等,观众根据自身兴趣的主题,随着语音导览有选择性地参观,如同在参观为顺应他们喜好单独策划的“小型特展”一样。大幅度地提高观众与藏品的互动,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并且通过数字化可以直接使博物馆的展示模式更加智能化,提高参观者的审美情趣,同时也增加了游客独立探索的乐趣。[13]

2.藏品内容的叙事性

能否说好一个故事、更清晰地展现展品的全貌是博物馆空间与藏品的叙事性的重要表现,单纯地为观众提供文字或者叙述的介绍已经不能完全满足今天用户的期待和需求了,而双向叙事性与数字化技术展示设计的加入,能够大大帮助人们从多角度阐释博物馆中藏品的文化内涵,弥补了传统博物馆在叙事性内容方面的缺陷。博物馆的数字化工作可以帮助策展人综合现有的叙事结构,准确地将博物馆展示的各个内容串联在一起,以便更好地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14],极大丰富了数字博物馆叙事性体验的情节和故事,使艺术通感在虚拟空间得以复苏。例如陕西数字博物馆等数字博物馆的栏目设置中,除了可参观、可浏览的虚拟场馆,还有类似背后的故事等饱含人文主义色彩的栏目供观众了解。

3.展览方式的动态性

动态性的博物馆展示设计方法,最早来源于伦敦科学博物馆,随着数字技术的引入,中国的自然历史博物馆、苏州丝绸博物馆等都已经有了很丰富的动态展示形式,动态陈列的显著的优势是能够运用数字化手段使展品以动态形式向观众演示某种现象规律或演进过程。除此以外,数字技术也让博物馆开始需要一个特殊的空间来展示和存储与文物的相关数据和信息,这使得数字博物馆具备有至少两种展示方式,即实物展示和虚拟信息展示,使得整体展览方式呈现动态变化。实物展示博物馆陈列最为基础的部分,实物性是博物馆展览及其陈列的本质属性。长期以来,许多博物馆推崇“实物中心”的理念,虽然这样的展览方式具备较强的可操作性和常态化,但该理念也导致了“实物绝对化”固有思想和“拜物教”倾向,这种偏执的观点在实践中致使陈列实施滞碍难行,如一潭死水。

4.数字技术的多维性

对于技术的选择往往决定技术的基本形态与发展轨迹,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起到了技术塑造的过程中,并分别在技术的发展与应用过程中产生了一定影响,这种多维性不仅体现在多因素对于技术的发展与选择上,还体现在数字化技术对于博物馆的传播方式的影响上。为了实现数字博物馆的展览设计模式的互动性、叙事性和动态性,势必要结合多种数字技术,基于数字技术的数字博物馆智能展示设备的新型设计模式,主要从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两个方面呈现出实物展示和虚拟信息展示两种展览方式,对博物馆内的文物进行立体化展示,能够充分调动观众的感官,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和表现力,形成多元化个性化的传播轨迹。[15]

 

四、结论

综上所述,基于数字技术的数字博物馆展示模式突破了传统博物馆展示模式的局限,实现了博物馆展示模式与数字技术的紧密结合,促进了博物馆展示模式的发展,为文物爱好者的研究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法。同时,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数字博物馆的功能进一步加强,也为数字博物馆智能展示设备的研发提供了发展机遇。目前各项数字技术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数字化与传统博物馆越发深入的结合将快速推动博物馆往智能化的方向发展,也必然推动博物馆展示模式呈现多元化的态势,如线上展示模式、线下展示模式、实体展示模式、虚拟展示模式等。对于游客来说,数字博物馆可以让他们更享受参观的过程,更愿意学习和接受新鲜的文化知识;反观博物馆,数字技术的引入可以大大提高博物馆的工作效率,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伴随越来越多的人对精神文化建设的向往,各地博物馆的客流量逐年增加,除了本文已经讨论过的展示设计模式之外,数字技术与博物馆管理模式、运营模式、宣传推广模式等结合也是十分具有价值的议题。